TXT小說下載網 > 帝國星象 > 卷I 圣城的隕落 13無極

卷I 圣城的隕落 13無極

    13、無極

    人類,萬物之靈長。當我們向命運下跪的那刻,我們便注定了是個奴隸。人生最大的毀滅不是肉體消亡,而是個性泯滅。世間最令人絕望的,不過是屈服于自己的命運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奈落熔巖,從天空的裂縫流下,從地底的深淵涌出,憤怒的巖漿吞噬著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鳳凰在狂歡,全身浴火,隕星般流竄,與熔巖碰撞出凄艷至極的火焰。

    太陽已被黑影吞沒,火熱的熔巖把大地染成一片緋紅。天空開裂,漏出了些許的光,漸漸凝結成一個巨大的蛛網,滿天星辰都被捕獲,無法逃脫。蛛網上的每一圈螺線,都掛滿了密密麻麻的星宿。帝王紫微,北斗七星,二十八宿,他們或長或短,或疏或密,或明或暗,仿佛是一張奇異樂譜上不斷跳動的音符。這張網有個形象的名字,叫做摘星蛛網。這張蛛網覆蓋了整個夜空,在它面前,千里江山都顯得如此渺小。而人類,更比塵埃還要卑微。

    于灰燼中,觀月七郎在靜靜地撥弄箜篌。他彈奏的樂章,變幻莫測,氣勢恢宏,令星空戰栗,大地悲鳴。

    “也許我,只是期待一場葬送,來結束這漫無休止的疼痛。”

    面對這末日一般的景色,原先還野蠻囂張的天朝大軍,此刻一片驚恐,他們的四周已被奈落熔巖包圍,無處可逃。眼看著這俊美如神的少年瞬間墮落為丑陋不堪的魔王,人們只剩下哭喊告饒,跪拜祈求。但那只血色的魔眼只是冷冷望著他們,眼中的鄙夷,直是睥視蛆蟲一般。熔巖沸騰著,步步進逼,包圍圈越縮越小,絕望在天地之間彌漫。

    “你在彈什么!觀月哥哥你在彈什么啊!”

    萬年梧桐樹匍匐在地,毫無生機。碎碎站在梧桐樹上,驚恐地看著觀月七郎,發瘋般叫喊起來:“不!不!不!”

    觀月七郎望著天空中那個巨大蜘蛛網,捕捉了一切的星光:“碎碎你聽,這摘星蛛網上記載的樂章多么波瀾壯闊、華美詭譎,我給它取個好名字吧,就叫《魔冕》。這是我此生,彈的最后一曲了。”他朝碎碎遠遠一笑,這流滿巖漿的太阿之巔便綻開了一地的火優曇,那些燃燒著藍色火焰的花朵看起來如此苦澀,又如此凄涼:“碎碎,跟觀月哥哥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在這一路絢爛詭異花火的盡頭,觀月哥哥已經戴上了熔巖做的王冠。碎碎搖著頭:“觀月哥哥,不要啊!”

    “觀月哥哥,我知道世界并不美好,可是能不能再等等,再給這個國家一點點變好的時間,說不定,說不定明天就能找到傳說中的天堂。”

    他脖頸微楊,坐上那把熔巖澆筑的王座,又是一笑:“再給這個國家一點點變好的時間?那是多久?一年?兩年?十年?一百年?還是一千年?這輩子?下輩子?還是下下輩子?幾千年都沒找到的地方,我們,又何德何能能在有生之年遇見這樣的世道?世人都跟你一樣,自己不去努力,卻希望世界自己變好。殊不知世間道路要靠自己雙腳去走,世間榮耀靠自己雙手去爭,世間道理是要靠自己嘴皮去講。天堂,是需要人類自己去創造的。你看,這滿地的巖漿不美艷嗎?只可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權利的地方就有剝削!人類所求的榮華富貴加官進爵,不過是想要成為統治階級罷了。不是世界不美好,而是人心太丑陋!碎碎,你若不來,那便快逃!”

    碎碎一時語絕,看著他孤獨地坐在王座上,在奈落熔巖的中心靜靜地撥弄箜篌。熔巖漸漸覆蓋了他的身體,他成為地獄里的孤王。火海,翻騰著巨浪。此生,屈服命運甘于毀滅;此心,沉淪地獄無法自拔。那個在南岳天柱筑巢彈琴的少年,那個頂天立地驚若天人的少年,那個一腔熱血為民請命的少年,那個舍身試藥救天下蒼生的少年,當時揀盡寒枝不肯棲的少年,終究被命運毀滅。當真是天妒英才,容不得世人鳳歌輕狂?還是說彩云易散琉璃脆,世間好物不堅牢。

    林花謝了春紅,太匆匆,無奈招來寒雨晚來風。

    胭脂淚,留人醉,幾時重?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。

    少年變成了奈落地獄最冷酷的魔王。他曾經很倔強,他忍受了貧賤侵襲,他反抗了強權壓迫,他抵擋了富貴誘惑,他初心不改,國士無雙。他說艱難苦困玉汝于成,他說天地大道皆憑人走,他說諸生怪相始于心魔,當一個人不再倔強,他一生的死亡便開始了。此刻,他不再倔強了嗎?此刻他,終于不再反抗鳳凰星凄惶的命運了嗎?一陣風吹落這千年繁華,那熾熱的巖漿淹沒了那些傳奇過往,少年的一切都在緋紅的巖漿中燃成灰燼。少年駕鳳凰、引天雷、抱明月、煉狂風、嘗百草、笑神仙的那些記憶,少年新銳率真、孤潔高雅、飄逸俊美、淡泊寧靜的那些品格,少年最純粹、最美好、最勇敢、讓眾生平等讓天地清明的夢想,都隨著少年那一顆心在巖漿中燃成了灰燼。

    這一場禁斷的狂宴燃透了太阿之巔,染紅了半片無妄海。四面濤聲,巨大蛛網覆蓋了整個天空,滿天星辰都在掙扎。千年桐箜篌彈奏著魔王加冕曲,華美詭譎、波瀾壯闊。大地撕裂,天空悲鳴,巖漿隨著箜篌聲,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舞蹈著。孤王獨自坐在他的熔巖王座上,火焰纏繞的手指輕輕撥弄著琴弦,主導著這一場天地浩劫。額心那只魔眼突然轉了一下,孤王只是一揮手,一股巖漿便竄地而起,火龍般飛騰而去,火龍張開巨口,一口吞沒了千里之外的天朝皇宮。頃刻之間,那燈火繁華的皇宮便化為廢墟。

    孤王環顧四周,泗水已被煮干,巖漿漫過建章宮、養心殿、祈年殿,漫過南朝六百八十寺,漫過山門,山路,漫過遠處的村落、市集和城墻,消融了那風花雪月琴棋書畫愛恨情仇,人們在火焰中化為灰燼,骨頭不剩。連那棵巖石化的梧桐樹,也在火熱巖漿中一寸寸下沉。孤王突然仰起頭來,看著天空,任由沉悶的笑聲在天地之間哽咽。

    原來,親手埋葬此生所愛,是如此令人撕心裂肺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觀月哥哥……”碎碎停止了哭泣,她擦干眼淚,突然明白了些什么:“不,我不會逃。觀月哥哥,這一次,碎碎比你勇敢哦。”

    碎碎一聲口哨,一只小花豬飛奔而來。“小七,我們一起去拯救觀月哥哥吧。”

    小花豬懂事地哼了哼。碎碎跨步上豬,向著建章宮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南無 喝啰怛那 哆啰夜耶

    南無 阿唎耶

    婆盧羯帝 爍缽啰耶

    菩提薩埵婆耶

    摩訶薩埵婆耶

    摩訶迦盧尼迦耶……”

    梵音輕轉,浮竹雙手合十。他禪坐于太阿之巔,獨自吟唱《大悲心陀羅尼經》。

    宇文黨圍攻圣城,難民們被爵位引誘,天地大否。神明拋棄了他的廟宇,活佛被葬送在普照崖底,鳳凰子在隕心劫中成魔發狂。這場熔巖狂宴,末日來臨,和尚們逃的逃叛的叛,只剩下一個逼上梁山的狀元、半道出家的山賊、小豬亂撞的和尚獨守建章宮門。

    小和尚沒人可以說話,他只能在建章宮門前席地而坐,畫地為牢,喃喃自語,對天地萬物講悟《大悲心經》的奧義:“千百病,千萬劫,六道輪回,苦海無邊。軟紅塵,名利場,眾生偏執,愛恨嗔癡。降心魔,修大乘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向菩提,洗鉛華,清凈而去,步步生蓮。立浮屠,度妖邪,千手千眼,大慈大悲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竹子,觀月哥哥成魔了。”

    是碎碎的聲音。他是在做夢嗎?碎碎怎么從建章宮走了出來,她好像從無極殿拿了什么東西,她平靜地看著浮竹。浮竹看她突然如此鎮定,便覺不詳。

    “其實不管吃過多少飯,走過多少路,大家都還是沒長大的孩子。大風大雪的夜里,往往會走迷了路。某一天,太陽升起的時候,說不定就找回了來時的道路。現在,連觀月哥哥也迷路了。我要去把他找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小竹子,以后,觀月哥哥就托付給你了,你一定要照顧好他。”

    碎碎白凈的小臉上突然綻開了極其燦爛的花朵:“竹子,告訴觀月哥哥,世界欺我以痛,我卻報之以歌。無論風霜雨雪,電閃雷鳴,只要觀月哥哥還在,都是人間好風景。”

    不好不好!浮竹心里那個急啊,碎碎肯定要出事了。她肯定是想出了什么餿主意。

    “小竹子,記得我們第一次相見,我就給你變了個戲法。今天,我最后再給你變一個戲法吧。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厲害的戲法了。這戲法驚天動地,肯定會被記載在史書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哦!其實,我現在手上拿著無極劍。這把劍驚天動地,移山倒海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為了熄滅這場地獄之火,我要劈斷不周山,讓滄海流入太阿。”

    “又在裝神弄鬼!”長腳鶴一直緊緊跟著碎碎,這宇文勿臣還是很聰明的。這場浩劫食日摘星,毀城焚山,他知道只有小村姑身邊才是安全的,這觀月七郎絕不會傷害她。所以他一直跟著碎碎,狼狽逃命:“都什么時候了,你不趕緊跑,裝神弄鬼有用嗎?!”

    “斷時空,劃滄海,國戰級神器,無極劍。無極而無形。今天,我就啟封無極給你看!”

    把手放在嘴邊,碎碎帥氣地咬破大拇指。滴血成線,鮮血如藤蔓般沿著透明的劍身蔓延生長。無極劍在手,邪魔退散。

    “無極劍,傾聽我的祈愿吧!”

    劍尖的空氣綻開朵朵漣漪,透明的空氣如水紋般波動起來。小村姑的手在顫抖,鐵器鳴響,即使看不見,卻能感受到四周時空的變化。

    碎碎舉起無極劍,輕輕揮落,倏忽有種時光停滯的錯覺。碎碎身后的虛空突然裂開一條黑色細縫,那細縫一點點裂開,逐漸擴大,像一朵巨大的千絲菩提,漸漸將碎碎包圍。

    “小竹子,這不是離別,我們一定會再見的。你還記得我們樂游原的約定嗎?”

    “記得。死也不會忘的。我會找到那朵九尾薄荷花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這樣,小竹子,永遠不要放棄。即便你血脈枯竭,心臟被黑蝰蛾咬穿,你也一定要想辦法活下去。等明年樂游原那片薄荷長成海的時候,你要找到那朵九尾薄荷,送給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恩,我放心了。小竹子,再見。”

    碎碎莞爾一笑,下一秒她便被那顆巨大的千絲菩提吞噬。

    “碎碎,再見……”

    緋紅的夜空中,突然極光一動,那張巨大的摘星蛛網便被攪碎了,星星們重獲自由。

    鋪天蓋地的空氣波迎面襲來,腳下大地劇烈震動。小和尚無法站立,驚惶地摔倒在地,傻呆呆又孤單單。“碎碎,再見……”

    整個圣城,整個太阿之巔,甚至整座不周山,都在往北移動。原來整塊大陸被無極劍狠狠切了一刀,整個不周山沿著切口往海里滑落。

    大浪咆哮,無妄海沿著山川的缺口奔騰而來。冰冷的海水與熾熱的巖漿激烈碰撞。一時間海水沸騰,一時間熔巖凝固,在這冰與火的歌聲中,時間飛一般流逝,眼見這滄海桑田般的變遷。

    終究,不周山還是滑入了海底。只留下太阿之巔在海面上,大浪沉浮,它成了海面上的一座孤島。南岳的地理自此改變。

    痛到傷心處,此時已無聲。不周山沉入無妄海激起的波浪將小竹子擊打了無數遍,他被冰冷的海水卷來卷去,如一片凋零的枯葉。最終他落在了太阿孤島最高的那塊礁石上。他顫著唇,啞著喉,朝著那棵巨大的黑色千絲菩提爬去。

    幽夜里,那棵黑色菩提漸漸抽出了一棵綠芽,那棵芽晶瑩剔透,水晶般散發著微光,它迅速的展開了葉子,長成了一株翠綠色的水晶薄荷,那一定是碎碎的心靈意象凝結所成!

    “七葉薄荷?”

    這株薄荷只有七片葉子,七葉輪生。七片葉子上記載著每一個他們的故事。一葉相遇,在開滿紫云英的田野上,小村姑用蒙汗藥迷暈了山賊,他很生氣;二葉相識,在黑城堡頂的水晶牢籠前,小山賊終于知道了小村姑的名字,他有點小開心;三葉相惜,在萬年桐箜篌下,小村姑用戲法變出了山賊未能保護好的奈落石,他多么感動;四葉相知,那一天,在神碑之下,山賊用紅寶石為大家換回了糧食,他很驕傲;五葉相守,在幽州臺上,為了小村姑,山賊自染黑死病,化身赤眼黑耳的鬼,嚇退十萬天朝禁軍;六葉相愛,山賊心臟里被種下了蝳蠱,黑蝰蛾吸干他的精血破繭而出。小村姑咬破手掌,將血注入山賊心臟,與他定下樂游原之約;七葉……相思,無極劍啟,陰陽兩隔。

    陌上花開,一期一會。七葉輪生,夜夜入夢。

    小竹子觸摸著每一片葉子,眼底噙滿了淚,他無處痛哭,只能把眼淚往心里咽。這心臟里,還流著小村姑的血。

    “小竹子,我們做個約定吧。等七葉薄荷開出九尾花序,我們就把頭發纏上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耳邊仿佛傳來小村姑的聲音,結發九蒂,一期一遇,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悲哀無盡的小竹子,突然眼中又綻放了光芒,他突然破涕而笑,對著手中那株水晶薄荷狠狠點頭:“好的!”

    地表突然塌陷,太阿孤島的中心出現了一個大洞。地心巖漿劇烈灼燒,巖洞越來越大,太阿孤島變成了一座活火山!那是奈落之王依舊不肯停歇的怒氣!這怒氣,蓄勢待發,比原先更甚!也許是碎碎祭劍的事實讓孤王無法接受,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和背叛!咆哮聲在巖洞里此起彼伏!四周的海水開始沸騰,到處漂浮著魚蝦尸體。熔巖從火山口不斷涌出,朝著水晶薄荷涌去。

    一個火浪打來,眼看就要吞沒千絲菩提上那株薄荷。小和尚飛身撲去,用肉身擋住火浪。熾熱的巖漿灼燒著他的后背,他咬緊牙關,狠狠挺住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死!”

    小和尚對自己吼道。他早已被蝳蠱吸干了自身精血,黑蝰蛾咬破他的心臟破繭而出的時候,他已經是一具干尸了。靠著碎碎的鮮血和一顆鳳凰眼屎,小和尚能撐到現在已經算是奇跡了,也許真正支撐著他的是他自己的意志。他一定要去找九尾薄荷的,哪怕,倒在太陽升起的那一瞬。

    小和尚跪了下來,他顫抖著,伸出蒼白無力的手臂。他徒手去挖那棵水晶薄荷。構成千絲菩提的黑色物質有著極強的排異性,他的手指被腐蝕,皮膚糜爛。

    額頭的汗水流成了河,他忍著灼燒和腐蝕的劇痛,終于用手指挖出了那棵水晶薄荷。浮竹把薄荷捧在懷中,朝著火山口走去。

    火山深處,便是身處劫難中心的鳳凰子。

    浮竹突然傻傻地笑了:

    “七兄,你知道我第一次見你,有多驚艷嗎?見到你就像是見到了夜空中的月亮!

    任何一門技術,掌握到了極致便能成神。水晶籠里你是雷神,幽州臺上你是風神。但我是知道的,你掌握風雷之力,憑的不是什么鬼扯的天生神力,憑的是你天妒人怨的智力,是你孤往獨絕的毅力!這樣智力無雙、毅力超拔的你,而今,在太阿之巔,你沒有變成天神,你怎么變成了魔神!”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七兄,我依然喜歡你。因為你是人類的典范,我對你的喜歡,超越性別,超越年齡,超越時代!”

    小和尚表白著,他脫去鞋子,赤腳踏入巖漿:“現在碎碎在這里,我在這里,把我們都燒死,你真舍得嗎?”

    熔巖燒壞了他的腳底,徹骨的灼熱令全身顫栗、汗不敢流。小和尚以驚人的毅力忍耐著,那股火熱的溫度漸漸退去,巖漿在他的腳底板迅速冷卻,凝結成一層厚厚的巖石。也許,七兄也是喜歡他的。

    浮竹抱緊水晶薄荷,腳底的劇痛漸漸麻木,他赤腳朝著火山口走去。那里面,便是劫難深重的觀月七郎。隨著浮竹靠近,火山口的烈焰愈加兇猛,仿佛是在恐嚇小和尚,叫他快滾。

    但小和尚毫無懼色,他站在火山口,任夜風吹動素色納衣,仿佛一個絮絮叨叨的吟游詩人:

    “你放棄神一般的智力,淪為奈落的傀儡,喪失意志逐漸崩壞。是我錯,把災厄之石帶到這里。不然,你一定會用更好的方式阻止大軍,拯救世界!

    我這人啊,總以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。我這輩子,一事無成,卻也算傳奇。

    我當書生,雖然最終被打壓排擠,卻至少也曾經中過狀元;

    我當山賊,雖然最終逃亡天涯,卻至少也從宇文黨手里劫奪了奈落石;

    我當和尚,雖然最終過不了情關,卻至少,我要用我這殘敗之身來跟你共度劫難。

    什么隕心劫,對我神明一般的七兄來說算什么!別怕,七兄,讓我來擁抱你!世界再黑暗世事再艱難,我們始終會有一線生機。所以,七兄,冷靜下來吧!我不是在阻止你,我是在拯救你。只要心不滅,七郎便是永恒。

    七兄,我答應了碎碎,刀山火海,義不容辭。隕心劫,我來了!七兄,我來了!我來抱你了!”

    小和尚站在火山口,他抱緊了那株水晶薄荷,飛身一躍,朝著里面的火柱撲去。火焰熊熊燃燒著,絲毫沒有熄滅的意思。

    就在小和尚接觸火柱的那一刻,他突然嘻嘻笑道:

    “七兄,黑城堡頂,你欠了我一根金條,那是我的賣身錢,你還記得嗎?”

    聞言,燃燒的火柱隨即熄滅,熔巖迅速凝結。下一瞬,大雨落下,咆哮的海水將整個世界淹沒。

    一切,都終結了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潮水退去,太阿孤島上荒無人煙。

    灰燼在天地間游蕩,紛紛揚揚。

    天水渺茫間,黑美人乘著紅色鯉魚,孑然而至。

    其實一發現蚌殼不見,她就猜到七郎出事了。她披星戴月,從西北戰場趕回,可惜……晚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,她真的很努力了。為什么結局還是這樣?

    那只蚌殼被扔在巖礫堆里,在風中發出嗚嗚的鳴響。黑美人把它撿在手中,仰天落淚:

    七郎,你丟下的究竟是我的心,還是你自己的心……
时时彩稳定赚钱技术